中国到底哪里让西方“不舒服”?

金灿荣   2020-09-04 本文章14阅读

Part 1.新冠疫情的影响


定义新冠肺炎



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经济学界把它叫黑天鹅现象,我们国际关系学界把它叫做人类第一场非传统安全世界大战,因为它对各国都形成了压力和挑战。


人类自诞生到现在,有三大问题一直都没有解决:饥饿、战争和瘟疫。



饥饿:根据农业科学家的说法,以现有的耕地和现有的农业技术足以养活150亿人,而我们人类目前只有77个亿,实际上养活全人类是没问题的,但是在分配上却出了大问题。有些养猪场会把卖不出去的猪杀了,牛奶场会把卖不出去的牛奶倒了,可是隔壁的社区就有穷人,买不到或没有钱买这些东西。分配制度的问题,导致77亿人中竟有8.6亿人营养不良。


饥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战争也没有解决,我待会儿要谈到,中美有可能打仗。


然后就是瘟疫没解决。今年一个小小的病毒——新冠病毒,弄得世界超级大国、也是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狼狈不堪。这个事实提醒我们,人类社会虽然很发达了,但还是要谦卑。面对自然,你其实是束手无策的。


 2 国家治理能力


国际关系界有个基本的任务就是评价各国国力,其中包括它的治理能力。


评价一个国家的国力有几个办法:


第一个就是战争。看这两国行不行?很简单,打一仗就完了,但是战争不道德,而且代价太大,所以这个指标不能随便用。


第二个是经济发展。如果一个国家经济发展长期低迷,那么它的治理肯定是有问题的。当然反过来讲,也不能说一个国家经济好,它就一定治理能力强。


举个例子,卡塔尔的人均GDP非常高,卡塔尔去年是12.8万美元/人,比美国要多一倍。但是你去了卡塔尔就知道,这个国家经济是完全没有前途的。


他们国家的天然气储量世界第二。天然气美国人勘探,中国人或者韩国人来开采;开采完了美国人卖。




美国政府跟卡塔尔政府有一个默契,每年收入的一半放到一个基金,叫卡塔尔基金,由美国人管。剩下一半给他们用,至于怎么用呢?城市的规划由美国人规划,建筑设计由欧洲人设计,工程师是日本人、韩国人,工人是南亚的那帮兄弟。整个过程跟它没关系。


如果这个地方的天然气没了,或者天然气被新的东西取代了,这个国家就完了。


经济学界特别强调人均GDP,认为只有人均GDP才代表国家的现代化水平,但卡塔尔的例子是一个反例,人均GDP很高,但它根本不代表现代化水平。


第三个衡量国家实力的指标是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情况,尤其是奥运会。


一个国家能够获得国际奥运会主办权,说明国际社会对你的认可。一个国家如果金牌第一,它的综合国力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这是一个基本上可以证实的东西。


自奥运会成为全球运动会以来,只有四个国家得到过金牌榜第一,一个是美国,一个是苏联,一个是1936年的德国,一个是2008年的中国。其实美国对中国的重视,就是从2008年开始的。


2008年奥运会对美国的战略层是一个震撼,从2008年他们可以看出中国的国力和潜力。



第四个衡量国力的指标就是一个国家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灾难包括水灾、森林火灾、地震,还有现在的瘟疫等。今年自然界就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就是瘟疫(新冠肺炎)。


可以说,今年所有国家无一例外都遭到了新冠肺炎的袭击,应对新冠肺炎对各个国家都是一次考试。其中,中国的考试条件比较差,因为我们中国首先遭到了新冠肺炎的袭击。


我们遇到这个病毒的时候,全世界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是中国的科学家把它的序列搞清楚,然后世卫组织才知道,这是我们人类面临的第七种冠状病毒。


然而,咱们国家考试条件很差,但考得很好,网民讲我们是闭卷考试,但是考得非常好。其他国家开卷考试,考得不好。然后现在就出现一个新矛盾,因为美国一直是全球各方面做得很好的国家,它自认为是全班的学霸。结果这一次考试,中国95分,它35分。然后它就不服,它说你造假,于是中美就出矛盾了。


中国的抗疫总体确实是很好,不是我们说的,是WHO(世界卫生组织)说的。现在我们提倡一个原则,让专业的人士做专业的事儿,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最专业的是不是WHO?所以我认为它的评价是比较好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样的,咱们的疫情控制是比较成功的,但在中国以外,现在疫情确实很严重,全球感染数超过了2300万,死亡数超过了80万。其中最严重的还是美国,美国现在累计530多万感染者,死亡数差不多有18万。其次是拉美,拉美光巴西一个国家就累计300多万感染。


现在疫情在海外排序上,大概就是北美最厉害,南美次之,然后下来应该是印度。印度现在是累计200多万感染者,但是全世界都不信这个数,因为印度的整个农村是没有检测的,它就只集中在城市检测,所以印度应该第三。然后是欧洲,欧洲感染数300多万。


所以北美、南美、南亚和欧洲比较严重。后面应该是俄罗斯和中东。这大概是疫情分布的情况。



那么相对来讲,应对比较好的是哪儿呢?是咱们东亚地区,包括中国,包括东北亚、东南亚,确实表现比较好。非洲地区比较神秘,非洲数字是100多万,但是大家好像也不相信,它实际上应该很严重,因为它没有检测能力,没有检测能力就不知道。


海外非常严重,于是我们将长期面临海外疫情的压力。


新冠疫情的长期影响


我推算这一次疫情对世界经济影响,大于2008年金融危机,但是会小于上个世纪30年代的世界经济危机,介于两者中间。短期影响就是各国经济暂时停顿,然后货物贸易需求下降。另外,由于航班被暂停,人员来往不畅,服务贸易会受点影响。然后大宗商品需求又很少,所以石油价格低迷,资本市场波动很大。



6月24日,IMF发布预测,今年全球GDP将下降4.9%。这大概是二季度时做的预测,三季度可能会变。根据IMF二季度的预测,今年主要经济体的GDP都是下降的,美国大概是-8%,欧元区-10.5%,日本-5.9%,其他像印度、巴西、俄罗斯都是负的。唯一一个正增长是咱们国家(1%)。


我个人还有一个推算,世界经济有三个经济重心——东亚、西欧、北美,这一次疫情打击比较重的是西欧和北美,东亚地区影响较小。所以,疫情过后,东亚地区在世界经济中的比例非常有可能是上升的。


长期影响是这样的,疫情过后很有可能全球化会停顿,如果中美真的脱钩,甚至出现一个东西叫平行全球化,一个以美国为中心,一个以中国为中心。


具体影响有这么几方面:


第一个是有些国家的内部政策开始受影响。


一个国家如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比较好,基本上这个国家的政府是得到点赞的,比如说中国,还有韩国的文在寅政府也应对得不错,所以今年4月份韩国选举,执政党就胜了。


但是有些国家应对得不好,执政党地位就下降,比如说美国。1月份那个时间点看,特朗普总统连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后来因为发生疫情他应对得不好,导致现在他的连任就有点没把握。



附带讲,关于11月3日大选,我的推测,还是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略大一点。虽然现在很多民调显示拜登占优势,但是我觉得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还是大一点。


一个理由是美国经济并没有我们看到的有些报道的那么差。美国的舆论是亲民主党的,民主党讨厌特朗普,所以天天骂他,舆论报道对他也不太有利。但是实际上,经济没有像美国舆论讲得那么差。那么如果第三季度经济有明显的好转,对特朗普连任非常有利。


另一个理由是从疫情来说的。虽然现在美国疫情没有控制好,每天还有几万人感染。但是请注意,它的死亡率是下降的,三四月份死亡率是4%,现在1%都没有。美国人认为,死亡率低于1%,就是个流感,美国的流感死亡率是0.3%,有时候严重是0.5%,如果新冠最后降到0.8%,美国人会觉得就是一个大流感。所以,虽然我们看到数据挺吓人,但是美国人的感受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吓人。


还有一个影响选情的就是现在正在进行的反种族骚乱。美国确实存在着种族歧视,有些事做得很过分,所以一定的反抗是对的。但是如果反种族骚乱走向了极端,是不好的。一个月前,芝加哥商业区被砸了,70%的商店被洗劫,这个对民主党不好。凡事有度,过了就不好。


另外影响选情的,就是辩论。


未来两个总统候选人有三场辩论,一般认为拜登辩不过特朗普。上个礼拜,拜登有一个就职演说讲得很好,确实评价不错,我仔细看了,比他过去讲得好。结果你看特朗普就出一个奇招打击他,他说他坚定地相信,拜登那天吸毒了。你看他平时睡眼惺忪,话都讲不明白,这一次这么流畅,肯定吸毒了。后来人家记者问特朗普有没有证据,他说没有证据,是他观察的,因为他的观察能力太强了。


拜登碰到这种人,有点束手无策,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嘛。所以,虽然现在民调显示这位特朗普落后,但是实际上我感觉他胜算的几率比拜登还是大一点的,所以我们还得做好准备。


另外今年的选举还有一个危险,就是邮寄投票特别多,有5000万人邮寄投票。这个在美国历史上是没有的,比例特别高,而且邮寄投票确实容易造假。所以下面有一个危险,如果最后特朗普输了,他不认,那就麻烦了,美国就会遇到宪法危机,这是美国建国以来从来没有的,但是这个危机有。



还有,对社会稳定有影响。由于疫情,经济不好,而经济不好,人们就不满,所以一点小事儿就可能引发全国性的骚乱,甚至全球危机。


还有一个推算,疫情过后,由于美国应对得不好,美国的总体影响力会有所下降。另外,欧盟这次在应对欧洲危机上发挥的作用很小,都是各个成员国在起作用,欧盟影响力也会下降。同时,欧美关系可能会出问题。你们注意到没有,中美在打架,德美也在打架,而德国是欧洲的实际领导。所以德美关系,我们也要重视。


疫情对观念方面也有影响。这次应对危机的整个过程可以显示一个东西,我们东亚的儒家文明圈应对得都是很好,而欧美传统的发达国家,西方文明的发源地,表现不好,这是一个事实。


儒家文化圈里的国家很多,虽然它们政治制度不一样,经济发展水平不一样,但应对得都不错。而欧美,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总体应对得不好。所以对这两个文明的治理能力,会有重新评价。


Part 2.“百年变局”



新冠我就讲到这儿,再讲讲百年变局。



首先我们要认识一个现象,自2016年以来,世界变得比以前乱了。为什么把2016年当作一个转折年呢?因为这一年出现了两个不应该发生的事:一个是英国脱欧,一个是美国选出了商业总统特朗普。


自那个时候以来,很多不应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比如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美国现在和谁都打贸易战。还有思潮乱,原来西方新自由主义主导天下40年,现在在西方很多人开始怀疑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的发源地——美国,内部分裂了,左派右派分裂得很厉害,思潮乱了。还有各国国内矛盾都很大,骚乱都很多。


同时,国际政治的性质变了,国际政治有一段时间强调大国合作,但现在大国关系从合作走向了竞争。



世界乱了的原因


为什么世界乱了,我认为有好多解释:


 第一个解释,过度市场化。


市场有它的优点,通过引入竞争,可以提高效率,促进创新。但市场会导致一个必定的结果——分化,贫富分化。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叫“赢家通吃”,“赢家通吃”一定会导致贫富分化的,这没办法。


 第二,全球化。


全球化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经济三要素——劳力、技术、资本,跨越国界、全球流动、全球布局,更合理地布局。理论上,它通过提高人类的效率,从而提高人类的福利,但实践当中是不行的。


在“三要素”流动当中,资本流动得最顺畅。各地欢迎资本,但不欢迎劳动力,钱来、人不要来,这就导致一个结果,资本更有力量,劳工被削弱了,进而带来阶级矛盾。



另外流动还带来国家间的分化,有些国家很适合全球化,比如说东亚的儒家文化圈内的国家,特别是咱们中国,我们很适合全球化。但是有些国家真的不适合全球化,比如说阿拉伯国家,22个国家,接近5亿人,但它们确实不适合全球化。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2个阿拉伯国家,它们的人均GDP排位在世界上都是下降的。过去40年,中东地区只有2个国家的人均GDP排位提高了,一个是以色列,一个是土耳其,但都不是阿拉伯人。以色列是犹太人国家,土耳其是突厥人国家,所以阿拉伯系统就不适合,非洲绝大部分国家也不行。中亚、南亚大部分国家不行,中东欧很多国家同样不行,然后南太不行,拉美也不行。大部分国家不适合全球化,所以它们就会反全球化。


 第三是网络化,网络化也叫信息化。


信息化当然有很好的地方,带来了信息传递的便利,有助于创新,然后产生了新经济,这都是值得肯定的。



但信息化有它的问题——信息鸿沟。人类有一半进网了,一半在网络以外。网络以外的人怎么办?在座的每个人都进网了,每个人都离不开手机,我们都有“手机依赖症”了,但请注意,还有一半的人类没有手机,真的没有。



那一半不在网络的人,怎么办?你就蔑视他作为人的权利吗?这是不行的。还有进网的人怎么用网也是一个问题,网络出来之后就有了网络诈骗。还有因为网络的特殊性,人的思想会变得非常极端,所以网上会出现左右两派不讲理,上来就对骂。网上一些大V很极端,线下其实是很温和的人,上了网就像神经病一样。这其实就是网络导致观点分化了。


还有,网络会导致信息茧房现象,或者信息孤岛现象。因为每个人都是有偏见的,在找信息时,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偏见去寻找信息。加上现在有一些很厉害的网络公司,包括字节跳动、腾讯,根据你的偏好不断推送,塑造你的需求。这个就麻烦了,每一个人在网上最后看到的信息,是你内在的“我”需要的信息。


然后大家还组建群,相互取暖、相互点赞。本来一个人看网络,你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你进那个群,500个“青蛙”都说这就是世界,变成500个井底之蛙。


当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信息茧房,于是整个世界就乱了,怎么乱呢?世界就进入到“后真相时代”,因为每个人看到的真相是一小块,盲人摸象一样,就一小块,这就麻烦了。


一个世界连什么是真相都没法达成共识,这个世界是没法治理的。



我记得2017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三大主题,第一个主题就叫“后真相时代”。达沃斯这帮人还是比较有远见,比较早地看到了这个现象。


市场化、全球化、信息化,中国人都喜欢,因为中国人干得很好。但我今天要提醒大家,人设计的任何制度,人推动的任何历史进程都是有利有弊的,不能只看到利,不看到弊。任何人类的进程,人在享受利的同时要注意它的弊。否则这个弊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一旦爆发就是世界乱象。


坦率讲,我们学界对“三个化”都挺赞成,但今天我们要提醒大家,其实这“三个化”都有弊端,如果这个弊端得不到控制,整个世界就乱了。


 第四个世界乱象的来源是人口。


现在世界人口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人口总量控制不好。增长速度还是很快,现在77亿,2050年会超过95亿。再控制不好,2100年会超过150亿。生态学家认为我们人类不能超过150亿,否则地球的生态圈就破坏了,生态圈一旦破坏不能循环,人类走向死亡是早晚的问题,所以人类总量得控制。


第二个问题是结构得控制。现在的麻烦是什么?我们东亚儒家文化圈特别重视孩子教育,所以我们儒家文化圈基本上出现的是“学区房”现象。一个学区好,房子贵1倍,你都愿意掏钱买,为了孩子的前途,所以我们这个地方很重视教育。欧美因为发达,国家战略也重视教育。


那问题是什么?欧美和东亚这两块人群的数量现在是逐渐减少的,欧美老龄化,咱们现在因为政策也有问题,还因为城市化的压力。现在,中国女孩子一辈子生育1.5个小宝宝,是无法维系合理的人口结构的,得生2.1个才行。1.5个意味着300年之后地球上只有几十个中国人了,挺危险的。当然在我们走之前,日本人、俄国人早没了,因为他们更少。


欧洲裔白人女孩只生0.9个孩子,他们更少。如果我们国家政策改得及时,估计中国鼓励鼓励还是有戏的。





欧美真是不行了,绝对意义上不行了,太老了。美国的白人女性平均只生0.9个孩子,其实特朗普他们是白人种族,最急的就是这个,这也是为什么急着修墙,把移民赶走。你们去看那个数字是很吓人的,一个美国白人女性一辈子生0.9个孩子,一个都不到。可是拉美一个女性生8.6个孩子,站在他的角度,无论如何都要修墙,要通过修墙把新移民挡在外面,通过国内抓100万人送走,把老移民控制住。


这个事在我们看来有点荒唐,但是站在他的角度是非常合理的。


OK,人口现在两个问题:总量膨胀、结构不好。欧美和儒家文明圈非常重视孩子教育,但是它不生。非洲、中东、南亚、东南亚、南亚、南泰、拉美,却只管生不管养,拼命生,这是一个问题。


上面这些问题的根源就是过去40年新自由主义的盛行。


自由主义是从英国开始的一种现代意识形态,主要特点就是个人主义,用个人眼光看一切。自由主义有它的合理性,就是它很鼓励发挥个人能动性,对创新效率都很好。


但太个人主义以后,社会治理会出问题的。自由主义在18世纪产生于英国,然后风靡整个欧美,整个19世纪它是主导意识形态。但是在20世纪初,它导致经济危机,导致世界大战,所以20世纪中段,就出现一段时间的社会民族主义,或者叫福利资本主义。


搞福利资本主义的一个代价,就是效率降低,于是1979年撒切尔革命,1980年里根革命,“自由主义”以“新自由主义”的形式回来了。新自由主义和老自由主义的区别在哪儿呢?新自由主义偏好金融、虚拟资本;老自由主义以照顾实体资本为主。



 2 对于乱象的各方评价


现在世界秩序已经乱了,西方右派说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出问题了,西方左派,比如《21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法国人托马斯·皮凯蒂,就说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遇到危机了,后现代派认为全球治理遇到问题了。


但这几个观点都有两个共同的问题:西方中心主义和意识形态左右色彩太强。


关于当今世界这个现象怎么概括,最好的概括应该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这是我看到的关于世界形势最好的概括,学理上不错。百年变局,没有西方中心主义,是把西方、非西方都考虑进去了。另外,也没有左右的特点,比较中立,所以学术上就很好。


百年变局在实践上也很重要。


因为“百年变局”这个判断其实构成了我们外交思想一个重要出发点,也是中国外交实践的重要出发点。


简便起见,我用三个关键词,大概可以解释这一思想的主要脉络:


1.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2. 人类命运共同体;


3. “一带一路”倡议。



它们三者是这么联系。


首先,这个世界现在怎么样,下一步走向何方——世界进入到大变局;大变到什么程度——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一步我们人类应该怎么做呢——人类应该共同努力走向一个方向,叫人类命运共同体。


第二点就展现出中国和美国的不同。美国现在也说世界乱了,因此美国要乱中取胜,但我们这里是世界乱了,我们要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那么怎么从乱哄哄的世界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呢,中间有一个连接的要素,就是“一带一路”倡议。


“一带一路”倡议是近代中国第一个以我为主、塑造外部世界的战略,以前没有的。这应该是一个百年大计,需要很多代人的努力才能实现,但是它很伟大,是以我为主,塑造外部世界战略。


它从经济入手,通过经济手段把亚洲、欧洲、非洲结合起来,通过铁路、公路、港口、机场、油管、气管、光缆,还有虚拟的网上世界,连接起来。如果亚洲、欧洲、非洲连起来,它就是世界岛。这时候北美、南美、澳洲就是外岛,只能跟着走。


百年变局是现实判断,命运共同体是未来目标,中间连起来是“一带一路”。


百年变局的“四个新”


百年变局是指“四个新”:新的国际格局、新的现代化模式、新的工业革命和新的全球治理。



新的国际格局,是指过去几百年,世界的格局都是西方主导的。


国际格局就是国家间力量对比,谁力量大谁主导格局。过去几百年都是西方力量大,这是事实。


但是进入本世纪情况变了:一方面,西方力量有点收缩;另一方面是中国崛起。这两个共同的作用,导致西方主导天下的老格局正在被东西方平衡的新格局取代,然后就出现了一个力证,G20正在取代G7。


G7是西方7个工业国集团的领袖会议,曾经很厉害。在苏联解体之后,G7如日中天的时候,每年7个工业国集团都要找一个很漂亮的地方,领袖们会穿着便装笑嘻嘻地开一天半的会,照个相,然后就把世界上的事定了,根本不找我们商量,整个90年代,中国在联合国都是投弃权票的,所以中国驻联合国大使被美国媒体叫“Abstention sir”——弃权票先生。


原理很简单,因为7个老兄每年把世界上的事都定了,很多决定是违反我们利益的,又不跟我们商量,所以中国肯定不想支持。7家决议到联合国,我们不支持。但那个时候我们力量弱,政策又是韬光养晦,我们又不想反对,又不想支持,于是永远弃权。


2008年以后情况变了,2008年金融危机,美国人知道光靠7国集团管理不了这个世界,得把中国、印度等国家拉进来,于是就有了G20。然后到了现在每年都有G20,每年都有G7,但一个大的趋势是G20越来越重要。G20开了很多会,当然最成功的就是杭州G20,出了很多政策,确实做了很多。G20取代G7,反映的就是东西方平衡的新格局正在取代西方主导天下的老格局,这就是百年变局的第一含义。



第二,新现代化模式。人类的近代史,从面上看就是从古代到现在的过程,这个过程叫现代化,Modernization。过去的现代化模式全是西方的,学术上一般认为原创的现代化模式都是西方的这么几个版本,荷兰模式、英美模式、德国模式。还有两个非西方的,苏联模式和日本模式。


但西方学界认为苏联模式是德国模式的“斯拉夫版”。日本模式是德国模式的“东亚版”,所以原创是西方的,盗版是从西方盗的,所以在很长时间里,现代化等于西方化。


但是进入本世纪,随着中国现代化的成功,西方开始研究我们,研究的结果是,他们现在大部分人承认了,中国的模式跟他们不一样。


首先就是国家性质不一样,所以西方国家都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叫National state(民族国家)。然后他们用这个概念去研究日本、韩国、朝鲜、越南都没有问题,但如果用National state研究中国,肯定不行。中国比National state复杂,所以他们现在倾向于用另外一个词形容,Civilization state(文明国家)。


现在学界有一个大佬叫皮特,康奈尔大学的,他三卷本的新著就是用了Civilization state研究中国。用这个东西代表学界接受这个概念。这就是第二个,原来观念上西方人认为现代化就是我这个模式,因此我的模式是唯一的、统一的,因此是普世价值。但在实践面前,他们开始承认中国模式也走得通,这个观念变化是很重要的,意味着观念领域西方模式的唯一性、统一性被打破了,这也是百年变局的一个重要方面。


第三,新工业革命。我现在的史学观是这样的,近代人类历史的表现是人类从古代到现代,叫现代化,这是表象。但是近代人类历史的本质是工业化,是人类从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这个过程叫工业化,英文叫Industrialization,这是近代史的本质。


在工业化进程当中最伟大的事件是什么呢?工业革命。到目前为止,人类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分别是:蒸汽机、电气化和计算机。这三次工业革命有个什么特点呢?是被英美垄断的。英美是一家、一个叫盎格鲁-撒克逊的民族,是讲英语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垄断的,具体讲是两个国家,英国、美国。


英国18世纪60年代出现了蒸汽机,引发了蒸汽机革命。蒸汽机革命是人类从农业到工业的关键,在蒸汽机以前人类所有的生产、所有的战争全部是靠人力的,但蒸汽机来了以后不一样了,有了蒸汽机,我们人类通过燃烧化石能源煤炭就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蒸汽动力,人类力气倍增。有了蒸汽动力,人类就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叫“大机器生产”。


一旦有了大机器生产,生产效率就比传统手工劳作不知道高多少倍。一旦有了大机器生产,军事力量突飞猛进。在蒸汽机以前,在依靠人力的阶段,我们亚洲的财富积累和军事力量总体是超过欧洲的。


他们如何反超我们,就是依靠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就把我们甩开了。有了蒸汽机,马上就有大机器。蒸汽机出来不久,英国产生了一个纺织机器,叫“珍妮纺织机”。一台纺织机几百个纱锭,一个女工可以管3台。假设1台机器500个纱锭,3台1500,一个英国女工纺纱的效率是中国杭州地区女性的1500倍。有了大机器生产,就有了坚船利炮机关枪,有了坚船利炮机关枪到我们东亚对付我们的长矛大刀,这不是战争,这是单方面屠杀,就是工业文明打农业文明。


鸦片战争,表面是英国打中国,实质是工业打农业。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告诉我们一个残酷的宇宙法则,在宇宙里竞争,必须是同等文明。如果是不同的文明,高端打低端,是降维打击,是没法抵挡的。降维打击可以残酷到“我消灭你跟你没有关系”,就这么一个概念。


工业打农业,就是降维打击,这就是西方崛起的关键。



第一次工业革命在英国产生。那时候,咱们是处在乾隆王朝。乾隆自我感觉很好,号称自己是十全老人,游山玩水,人家蒸汽机革命如火如荼,生产力突飞猛进,他写了4万首诗,一首都没有价值,什么价值都没有,都是一些晦涩辞藻的堆砌,没有什么意义的。我们从乾隆朝开始被甩开了。


19世纪60年代在美国出现了电气化,第二次工业革命产生,然后西方的效率就更高了。电气化时代就有了内燃机,内燃机比蒸汽机高效多了。再过80年,1946年美国产生了人类第一台二进制计算机,人类进入到计算机革命时代,今天我们处在计算机革命的网络阶段,它的效率就更提高了,这就是我们经历的现代史。


工业革命已经有三次了,三次全部是英美垄断的。那么因为英美这两个老兄对人类近代的生产力进步贡献大,所以历史老人就回报他们。


怎么回报?首先就是给他们家300年世界政治主导权,是不是有200年的日不落大不列颠帝国,然后有100年叫美利坚帝国。今天我们就生活在美利坚帝国的阴影下了。


政治上,让他们家当这个单位的董事长当了300年。然后经济上,先是英镑霸权,然后是美元霸权;价值观上,精英层都喜欢他们家的自由主义;语言上,国际沟通语言就成了英语。这是历史的必然,因为他们家确实对人类近代的进步贡献大。


中国第一次工业革命失之交臂。第二次工业革命我们就努力争取,但又没有争取到。新中国比较幸运,新中国成立以后,这个国家比较能干,保卫自己,致力于工业化,成功了。


新中国先学苏联再学美国,把三次工业革命的成果全部学到手了,于是就有反超的基础。因此,未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一定可以参与。


过去三次工业革命西方垄断,但是未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西方无法垄断了。这就是百年变局的第三个含义。



第四个含义是新全球治理。


人类在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前,其实是分头发展的,1492年以后人类开始走向一个整体,全球化开始。


有全球化就有全球问题,有全球问题就有全球治理,过去全球治理全是西方主导。但是现在中国开始参与全球治理。


原因其实很简单,一个就是西方老了,生物学意义上老了,第二个是中国起来了。


为什么中国会改变世界呢?原因就在这儿,中国实现了工业化。


我虽然是文科学者,但是我现在挺同意工业党的观点,有一点生产力派色彩。我是从很老的一个观点推出来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因为现代史的本质是工业化,工业化的基础就是大机器生产为依托的现代制造业。


所以,把“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跟近代史的结合,结论是这样的,制造业能力决定国家命运,制造业是现代国家力量基础的本质。谁有制造业,谁就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谁没有制造业,谁的命运就在别人手上。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在近代的表现就是工业能力,再讲具体一点就是制造业能力决定国家命运。但是有一个残酷的事实要跟大家说一下,那就是世界上能够掌握现代制造业的国家是少数。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研究告诉我们,人类制造业90%集中在北温带的三个地区,东亚、西欧、北美。这三个地区只有20个国家,也就是表示全世界只有十分之一国家掌握了制造业,十分之九没掌握。


大家不要以为欧洲国家都可以掌握,南欧的天主教国家工业不行,东欧的东正教国家工业也不行。欧洲真正厉害的是德国及其周边十几个新教小国家,北美就是美国,美国是新教国家。所以,西方是新教国家厉害,其他不行。


非西方就是我们东亚儒家文化圈可以,非洲兄弟搞工业化搞不了的,手把手教都不行。阿拉伯兄弟根本搞不了工业化。中亚、南亚大部分都不行。南太更不行了,拉美也不行。


拉美跟我们不一样,第一次工业革命,乾隆朝是老子不要。拉美是每次都要,每次要不着。所以到20世纪80年代,拉美理论界自己给自己下了一个结论,说拉丁美洲给人类的贡献就是提供各种各样的教训。


总之,这个事实很残酷,工业能力决定国家命运,可是工业是指现代制造业,真正能掌握的国家就是十分之一的国家、三个地区、两个文明。


我们很幸运,我们掌握了。中国现在工业化的总体水平处在工业化的中后期,有三个特点,第一就是规模特别大,2019年中国制造业的规模占世界32.4%,达到39万亿人民币。美国是18万亿,日本是10万亿,德国7万亿,韩国是4万亿,他们全部加起来39万亿,就是世界制造业的第二名,二、三、四、五加起来等于我们。



第二个是体系完整。


第三个是学习能力特别强。我们过去创新能力差一点,但是最近老美卡我们脖子,不卖给我们东西,逼着我们现在开始搞创新。


为什么中国能改变格局呢?就是因为中国实现了工业化,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工业化进程。对这个事实,我们很多精英层不了解,而且不屑于了解。而你不了解中国工业化成功的事实,你就不了解中国。而不了解中国,你就不了解未来世界。


因为中国工业化成功,所以未来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是有机会的,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接下来就一定要整你了。


对中美关系的评价

   

未来中美关系一定不好,但中国不要害怕。


一个是我刚才讲的,现代国家最重要的任务,工业化完成了,还有一个是横向比较,我们的关键指标都还可以。


对大国来讲,这四个指标最关键。第一是政治的稳定,这个没有什么问题。第二是经济,还过得去,我们也还可以。我们经济跟以前比不是很好,但是跟其他国家比是比较好的,未来十年,世界进入到比烂的时代,但是我们相对比较好。


第三是科技。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我们现在追赶得很快。第四是军事,我们在过去二十年是发展得非常快的,可以说在大国里面,军事现代化我们是最好的。今天中国的军事力量我个人认为达到了这么一个水平:美国打不了我们了。我们肯定也打不了美国,而且我们的战略是不追求这个东西。


此外,受中美关系不好影响,有些邻国也捣乱,印度现在就添乱。但是大家也不要相信网上讲的,中国外交四面楚歌,那个也不对。中国外交现在除了美国和印度,其他都还好。


关于中美关系,我有这么几个判断。



第一个,中美关系不管现在怎么闹,过去这四十年还是好的,就像两个人是离婚了,但是当时恋爱还是真爱过的。


第二个是现在中美关系确实不好


矛盾一,我们进入了老大、老二闹矛盾了,这个规律叫修昔底德陷阱。中美就在这个地方了。


很多中国学者很天真,建议咱们想办法把中国的GDP搞成第三,什么印度、俄罗斯喜欢吹牛,让他们去当第二。其实这是严重低估了美国人的战略能力。美国人的战略能力太强大了,美国从1894年开始就第一,江湖第一120多年了,那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美国的战略能力是很好很好的。


有很多观点认为我们的言论把美国人吓着了,它的前提其实就是美国人比我们傻,只要我们不说美国人不知道。这个前提是很蠢的。战略研究非常忌讳一个假设,说你比对方聪明,这个不能假设的。如果做这个假设,你必败无疑。你必须假设美国人很优秀的。


所以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不管中国姿态怎么样,姿态柔和一点、强硬一点,没有关系,美国认定你是对手了。一旦美国认定你是对手,它一定是动手压你的



矛盾二,现在美国内政和中国的走向相反。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大国外交尤其是内政的延续,如果中美两国内政走向一致,那是好的。但是美国人认为中国政治往左转,而他们的政治往右转,这就不好搞了。


此外,美国现在内部矛盾多:上下、左右、黑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


上下矛盾就是阶级矛盾,左右矛盾是政党矛盾,黑白矛盾是种族矛盾,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矛盾是什么东西呢?


美国是资本家控制的国家,现在资本家分裂了,有的是虚拟经济,有的是实体经济,还有的是国际主义,在全球市场赚钱,有的是本土主义。这就麻烦了,好比公司的董事会分裂了,公司业务就会受到影响。这就是美国的问题,关键就是它的统治阶级分裂了。


因为内部矛盾,所以美国现在性格变了,变得非常焦虑。


以前的美国是比较宽容的,很幽默的,我80年代研究美国的时候,美国是挺可爱的,温柔、宽容、大方。现在的美国变得很小气,脾气不好,逮谁骂谁,就像人进入了更年期一样。


中国也复杂了,中国经过40年发展,我们的脾气也渐长了,原来特穷,能够受委屈,现在有几个钱了,脾气也渐长了,也不好打交道了。


中美关系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美国把我们定位为主要战略对手了。这是很麻烦的。然后就开始一系列地排斥我们。名义上是贸易摩擦,实际上是混合战。



今年其实有点可惜。


新冠肺炎疫情理论上讲是自然界对人类的挑战,病毒是人类的公敌,我们人类应该合作,中美作为大国尤其应该合作。按道理,如果今年我们借这个新冠肺炎疫情好好合作,本来中美关系会好的。


但非常可惜,这个疫情来了以后美国没有跟我们合作,1、2月份中国很狼狈的时候,美国看笑话,3、4月份它有问题了,它不好好应对,它骂我们,怪我们。除了骂我们,还威胁脱钩。除了脱钩,还在别的问题上,在台湾、南海上下手更狠。


所以中美关系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进一步下滑了,于是大家就很担忧了,现在有三个担忧。


第一中美脱钩,第二新冷战,第三局部热战。


我的回答是这样的。



全面脱钩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绑得很紧,但是局部脱钩是非常可能的,高科技合作没有了,教育合作停一部分,高端产业不合作了,医疗产业不合作了。


至于全面新冷战也不会发生。


全面新冷战,我们中国不干,美国民众不支持,美国盟友也不支持。


大家最担心的就是局部热战。


首先我们不能排除,美国对我们敌意很重,特朗普及其团队也没法预测,经常干一些我们想不到的事,所以我们得做好准备。如果我们准备做得很好,应该是没事儿的。


如果它发起局部军事挑衅,它得有把握赢,没有赢的把握,它就不会搞。


冷战结束以后,美国确实打了很多仗,打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南联盟。但是真正仔细一想,它打的都是比较弱的国家。所以中国网民有一个总结,说美国号称江湖第一高手,今天砸人家养老院,明天砸人家幼儿园,一个武馆都不敢砸,朝鲜、伊朗没砸吧。


2018年开年,他就去打人家叙利亚,不是飞机,用导弹。后来美国网民就跑到国防部网站问他们,为什么你们打叙利亚。他说,因为我们怀疑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人家问,为什么不打朝鲜呢?他说因为它真的有啊。


所以结论是这样的,只要我们做得非常好,准备非常好,其实我觉得局部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