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流动性和中美摩擦的边际变化为路标

宋雪涛   2020-05-22 本文章8阅读

近期“财政货币化”和疫情期间“大规模财政刺激”的争论有相似之处,都是对财政纪律、财政效率和分配制度改革的路线讨论。两会前夕公布的《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给出了清晰的改革方向和路线,高屋建瓴,着眼长远,把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作为解决当前内外矛盾的主要抓手。在当前分歧的背景下,对内凝聚改革共识,对外展示进一步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和扩大高质量开放的决心。

欧美疫情继续缓慢好转,但非洲、南亚、南美和中东部分国家疫情仍较严重,全球疫情单日新增创新高。美股的forward PE已经回到2月份的高点,但信用市场的估值修复远不及美股。4月以来美股反弹的结构呈现极端分化,主要以FAANG等大市值成长股反弹为主,价值股和中小市值处于较明显劣势。随着美国经济重启,饱和式救援将会告一段落,联储QE购债的规模已经逐日下降,海外需求预期不足和重启后的疫情反复可能加大基本面的肥尾风险。中美科技层面的冲突与欧美重启后的需求预期不足,导致短期风险偏好出现重新转差的迹象。

当前A股的宏观环境仍然以基本面(信用扩张、经济恢复)为核心。流动性方面维持宽松,中美对弈的大背景限制了财政大幅刺激的空间和必要,本月MLF缩量续作且LPR维持不变。以流动性(+/-)和中美摩擦(+/-)的边际变化为路标:如果两者向上(+、+),风险偏好较差,偏向业绩确定性的高估值抱团;如果恢复缓慢、摩擦缓和(+、-),风险偏好提升,偏向内需修复和科技;如果恢复加快、价格反弹、关系缓和(-、-),偏向金融周期等低估值。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