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救难能源危机中的世界!讽刺但更是必然!

来源 | 全说能源   2022-08-26 本文章18阅读

来源  |  全说能源

煤炭照亮并温暖着人类社会,正在救难能源危机中的世界,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消除并取代煤炭,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是不理性的行为!

煤炭,催生并促成了工业革命,推动着人类由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为人类历史进步做出了不可抹灭的贡献。一段时间以来,从各种热衷于能源转型的社会组织、欧洲等部分国家政府到国际能源署这样的专业国际能源机构,都在呼吁去煤炭化,但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近10多年来,特别是2021年和2022年,在俄乌战争和全球性能源危机日益加重的形势下,煤炭却在拯救世界经济于危难,消费总量强劲反弹,一船难求,价格更是不断涨出新高,这一残酷的事实无情地告诉着人们,进入21世纪第三个10年的人类社会仍然离开不了煤炭,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可预见的相当长时间里,煤炭对于人类社会仍将不可或缺。

国际能源署惊叹2021年和2022年的全球煤炭消费增长

2022年7月28日,国际能源署发布2022年7月《煤炭市场更新报告》,并于同日在官网发布了一份“2022年全球煤炭需求预计将创出历史新高”的新闻稿,惊叹2021年全球煤炭需求的强劲反弹,并预测“尽管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中国实行疫情管控,但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天然气价格飙升,推动着今年世界煤炭的使用”。

(一)国际能源署对这两年全球煤炭消费的惊叹

在这份新闻稿中,国际能源署指出,根据发布的报告,2022年世界煤炭消费将略有上升,消费总量将回到近十年前的创纪录水平。

根据当前的经济和市场趋势,假设中国经济在下半年如预期那样复苏,《煤炭市场更新报告》预计,2022年全球煤炭消费将增长0.7%,总量将达到80亿吨,与2013年创下的年度煤炭消费记录水平相一致,2023年煤炭需求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创出历史的新高。

这份报告重点强调了近几个月来煤炭市场的大动荡,这场动荡对许多国家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对这些国家来说,煤炭仍然是发电和一系列工业过程的关键燃料。与此同时,世界上大量煤炭的持续燃烧加剧了气候问题,因为煤炭是能源相关二氧化碳排放的最大单一来源。

随着全球经济从新冠疫情的冲击中迅速复苏,2021年全球煤炭消费反弹约6%。煤炭消费的急剧增加,带来了与能源相关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绝对值有史以来最大的年度增长,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达到历史最高的水平。

除印度的经济增长之外,2022年,全球煤炭需求受到天然气价格上涨的支撑,加剧了许多国家从天然气到煤炭的转换。不过,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一些主要煤炭生产商无法提高产量,部分抵消了2022年全球煤炭消费的增长。

2022年初以来,随着经济增长和电力需求的增加,印度的煤炭需求强劲,预计全年将增长7%。由于一些城市新冠疫情的管控减缓了经济增长,预计2022年上半年中国煤炭需求将下降3%,但下半年预计的增长可能会使全年煤炭消费量回到2021年的水平。中国和印度的煤炭消费量,是世界其他国家总和的两倍,仅中国就占世界煤炭需求的一半以上。

2022年,欧盟的煤炭消费量预计将在去年增长14%的基础上再增长7%,主要因为电力行业的需求推动。在电力行业,煤炭越来越多地被用来取代供应短缺的天然气,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天然气价格出现了大幅度的上涨,部分欧盟国家正在延长计划关闭的燃煤电厂的寿命,重新开放已关闭的电厂,或提高它们运行时间的上限,以减少天然气的消耗。不过,欧洲仅占全球煤炭消费总量的5%左右。

随着天然气价格的飙升,煤炭在很多国家更具竞争力,国际煤炭价格也随之上涨,2021年10月至2022年5月期间出现了历史性的三个最高水平。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对俄罗斯煤炭的制裁和禁令扰乱了市场,其他主要出口国出现的问题也加剧了供应短缺。由于其他煤炭生产国在取代俄罗斯煤炭供应方面面临很多问题,煤炭期货市场的价格走势说明,全球煤炭市场的供需紧张预计将持续到明年甚至更久。

(二)2021年全球煤炭需求强劲反弹

在2022年7月28日发布的《煤炭市场更新报告》中,国际能源署指出,随着全球经济从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中复苏,以及天然气价格上涨推动转向燃煤发电,2021年,全球煤炭消费量增长5.8%,消费总量增长至79.47亿吨,其中,发电用煤53.5亿吨,同比增长7%;非发电工业等用煤25.97亿吨,增长约3%。2021年,全球煤炭消费总量超过2019年的水平,非常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图片

中国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2021年煤炭需求增长4.6%,煤炭消费增加1.85亿吨,煤炭消费总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为42.3亿吨。2021上半年,中国经济强劲增长,发电用煤比上一年同期增长了16%;其他行业同比增长5.7%。2021下半年,中国经历了煤炭和电力短缺,经济放缓,钢铁和水泥等产量下降,电力需求增长放缓。2021年全年,中国发电用煤增长了8%,而其他行业的煤炭消费下降了0.8%。

2021年,印度煤炭消费量增加了12%,即1.17亿吨,煤炭消费总量为10.53亿吨,创历史新高,是中国之外的世界第二大煤炭消费国,印度四分之三的煤炭需求用于发电。

2021年,美国(+15%)和欧盟(+14%)的煤炭消费量,也出现了显著的增长,主要原因是由于下半年天然气价格上涨,导致发电用燃料从天然气转向煤炭。不过,2021年美国和欧盟的煤炭消费量,仍然低于2019年的水平。

(三)2022年和2023年全球煤炭消费将再创新高

在《煤炭市场更新报告》,国际能源署认为,与2021年上半年相比,2022年上半年,全球煤炭消费量变化不大(预计降幅不到0.5%),经济放缓完全抵消了天然气价格上涨带来的需求增长。

2022年年初,由于乌克兰问题引发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俄罗斯停止了对欧洲市场的供应,天然气价格处于非常高的水平。2022年2月底,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爆发后,全球天然气价格飙升,加剧了许多国家将天然气转向煤炭。但是,因为许多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大幅放缓,对电力需求和煤炭密集型的行业构成了压力。

预计2022年,全球煤炭需求将比2021年增长0.7%,总量将达到约80亿吨,将与2013年达到的煤炭消费历史峰值相一致,其中发电用动力煤的需求将增加1%,因为印度和欧洲的发电用煤将出现增长。

由于新冠疫情再起,2022年第二季度,占全球煤炭消费总量一半以上的中国经济大幅放缓,这将导致2022年上半年中国的煤炭消费量预计下降3%,其中大部分在第二季度。2022年,中国的煤炭消费总量将保持在42.3亿吨左右,其中假设条件是,第二季度的大幅放缓后,中国经济将在第三和第四季度复苏。

2022年上半年,预计印度的煤炭消费将增长9%,原因是该国较快的经济增长,电气化加速和长期严热产生的制冷需求,以及天然气价格高涨转向煤炭,带来燃煤发电量增长了10%。2022年下半年,印度的煤炭消费预计仍将保持在高位。与2021相比,2022年印度的煤炭消费将增长7%,即增加7700万吨。

2022年前6个月,受电力部门煤炭需求增长16%的推动,欧盟煤炭消费总量增长了10%。今年下半年,欧盟煤炭消费仍将上升,原因是由于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不确定性,推动欧盟国家为冬季节省天然气的需求。欧盟几个国家(德国、法国、荷兰、西班牙、意大利、希腊、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和奥地利),正在延长计划关闭的燃煤电厂寿命,重新开放已关闭的电厂,或提高燃煤电厂的工作时间上限,以减少天然气的消耗。2022年下半年,欧盟国家将增加燃煤发电,从而带来2022年全年欧盟电煤需求同比增加约3300万吨,其中德国将占消费增量的最大部分。预计2022年,欧盟煤炭消费同比将增长7%,总量达到4.76亿吨。

2022年7月,德国政府宣布了总量为10.6吉瓦的“天然气替代储备”燃煤发电能力,其中包括已列入储备的1.9吉瓦褐煤电厂和4.3吉瓦的硬煤电厂,以及原计划将于2022年和2023年退役的2.6吉瓦硬煤电厂。

2023年以及以后的年份里,天然气和煤炭市场将继续紧张,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的发展可能将在市场走势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全球煤炭需求,将主要由中国的经济增长驱动,印度也将发挥一定的作用。预计,2023年全球煤炭消费将小幅增长0.3%,总量将达到80.32亿吨。

2023年,预计中国煤炭消费将增长1%,总量将增加4300万吨;印度煤炭需求将增长3%,总量将达到11.6亿吨。考虑到俄罗斯天然气的动荡局势,欧盟煤炭消费前景非常不确定,在可再生能源发展和节能措施足以抵消预期核电站关闭的情况下,假设法国核电站的可用性高于2022年,2023年欧盟的煤炭需求将下降400万吨。

石油的时代里煤炭是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第二大能源来源

煤炭是“工业革命的必要条件”,煤炭的大规模开发和使用,推动并催生了工业革命,同时也使自己成为工业的粮食,1965年世界进入石油的时代,但时至今天,煤炭仍是人类社不可或缺的第二大能源来源。

(一)煤炭是当今人类社会消费的第二大能源来源

人类使用煤炭的历史非常漫长,我国汉代就使用煤炭炼铁,比利时1113年开始采煤。16-17世纪的英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从木材等植物燃料过渡到煤炭的国家,1650年英国的煤炭产量超过了200万吨,18世纪末超过1000万吨。正是因为有大量的煤炭,工业革命在英国爆发,煤炭将英国推上了日不落帝国的霸主地位。

煤炭、蒸汽机和钢铁,是工业革命的三大标志物,在煤炭的驱动下,人类从农业社会进入到工业社会,并迈入“蒸汽时代”。

从世界范围看,1965年,石油超过煤炭,成为人类社会消费的第一大能源来源,从能源消费的角度,人类社会由“煤炭的时代”进入到“石油的时代”。不过,作为人类消费的第二大能源来源,煤炭的地位自此至今不但一直就没有被动摇过,而且近年来还有所提升。

根据英国石油公司2022年版《世界能源统计评论》,2021年,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石油占比30.91%,位居第一;煤炭占比26.90%,位居第二;天然气占比24.42%,位居第三。三大化石燃料合计,2021年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的82.23%,是人类社会能源消费的绝对主体,其中煤炭自1965年以来就一直稳居第二的位置,虽然“煤炭的时代”已经过去,但煤炭却一直继续为人类社会发光发热。

虽然因排放问题越来越不受待见,但是作为第二大能源来源,近10多年来,煤炭在人类社会能源消费构成中所占比重,虽然有所起伏,但总趋势是略有提升。2000年,煤炭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的比重为24.37%,2020年上升到26.78%,2021年又略有上升。2021年与2000年相比,煤炭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的占比,上升了2.53个百分点。

图片

煤炭还是2021年消费速度增长最快的化石能源。2021年,世界煤炭消费总量为160.1艾焦尔,比2020年增长了6.3%,同期如都以热值来计算,石油消费增长了6.1%,天然气消费增长了5.3%,煤炭是三大化石燃料中消费速度增长最快的能源来源。

此外,2021年,世界一次能源消费增长了5.8%,低于煤炭消费增长的6.3%,这也就是说,这一年里,煤炭不仅是三大化石燃料中消费速度增长最快的能源来源,而且其增长的速度还高于一次能源的增速。

(二)煤炭是人类社会最大的电力来源

2021年,在世界发电用能源来源的构成中,煤炭占比35.99%,位居第一;天然气占比22.9%,位居第二;水电占比15.02%,位居第三;可再生能源占比12.86%,位居第四;核电占比9.84%,位居第五。此外,石油和其他能源,分别占比2.53%和0.89%,合计为3.42%。

图片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当今人类社会所消费的电力中,三分之一以上来自于煤炭,煤炭不仅稳居第一的位置,而且比排名第二的天然气高出了13个百分点以上,大于可再生能源所占的比重。因此,可以非常形象地比喻,作为人类消费的第二大能源来源,煤炭不仅在为我们发热,而且更重要的是为我们发光,失去了煤炭,当今世界至少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将陷入黑暗,世界上很多国家将面临严峻的电力供应和经济社会发展、稳定等重大难题。

更为重要的是,2021年,世界发电总量比2020年增加了1577.1太瓦时,其中最大的增量来自燃煤发电,增加了804.7太瓦时,占增量的51.2%,超过半数。

(三)煤炭是当下国际能源市场的最抢手货

一般人的印象中,关注能源问题时重点是石油,但过去的几年里,最传统也是最不起眼的煤炭,却成为最动荡的能源商品,并正在成为国际能源市场的最抢手货。

2021年下半年开始,能源危机从欧洲蔓延全球,天然气、原油和煤炭价格均大幅度上涨,其中煤炭价格的涨幅尤其惊人。作为亚太地区煤炭贸易的价格标杆,也是世界煤炭市场重要的价格参考,2021年澳大利亚纽卡斯尔煤炭期货均价为每吨136.68美元,5月12日涨破每吨100美元,10月5日创下最高价每吨269.50美元,全年最高价上涨了3.27倍,收盘价上涨了2.06倍。

2022年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3月2日澳煤突破每吨400美元的大关并收于440美元/吨,4月8日欧盟宣布禁运俄罗斯的煤炭,国际市场煤炭价格持续上涨。2022年1月3日至8月22日,澳煤期货收盘价均价高达336.01美元/吨,是2021年的2.45倍,自3月1日之后持续保持在每吨300美元以上,长时间超过每吨400美元。2022年5月,澳煤离岸价达到425美元/吨,为2020年9月的9倍。

图片

从2021年下半年以来,国际市场的煤炭供应就持续紧张,美国很多煤炭生产商已无煤可卖,作为世界第一大煤炭出口国的印度尼西亚不时减少煤炭出口,更加剧了市场供应的紧张。2022年7月27日,日本新日铁公司与嘉能可就电煤年度供应达成协议,价格为375美元/吨,是日本有史以来最高的价格之一,是2021年同类协议价的三倍。

当前和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煤炭仍将继续为人类社会发热发光

世界经济从新冠疫情恢复中的2021年,俄乌战争加剧下的当下日益恶化的能源危机中,煤炭都起到了救难的作用。煤炭虽然是二氧化碳排放最大的能源资源,但在人类社会目前所使用的全部能源来源中,完全消除并取代煤炭,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都将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黑色的煤炭仍在充当救难世界经济的白衣骑士

电力,是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能源,是人类社会生产生活的必需品。煤炭和天然气,是目前世界发电用能源的主要来源,2021年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二位,合计占比为58.89%,即当今世界发电用能源超过半数以上,依赖煤炭和天然气。

在发电用能源来源方面,煤炭和天然气存在着极强的相互替代性,其中美国最有代表性。页岩革命成功后,美国天然气产量迅速增加,天然气价格处于低位,2016年燃气电厂取代燃煤电厂,天然气发电成为美国电力第一大来源。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由于天然气价格的上涨,2021年美国燃煤发电量比2020年增加22%,使得2021年成为美国自2014年以来燃煤发电量首次增长的一年。根据国际能源署《2021年煤炭》报告,因为天然气供应短缺和由此导致的创纪录的天然气价格,使得美国和欧盟以煤为基础的发电反弹,从而带来了全球燃煤发电在2021年增长了9%,恢复到2019年以上的水平。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爆发后,随着俄罗斯对欧盟和英国出口管输天然气的数量下降到40年来的低位,欧盟已经将煤炭作为替代天然气的主要能源。2022年7月20日,欧盟委员会颁布“节气”条例,规定从2022年8月1日至2023年3月31日,27个成员国须将天然气消费量减少15%。条例明确,为节约使用天然气,欧盟成员国可改用煤炭、石油、核能等其他能源。

在欧洲国家中,德国的能源政策较为激进,德国曾计划2038年前逐步淘汰燃煤发电,但2022年6月19日,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宣布,德国将更多地依赖燃煤发电厂,8月初梅鲁姆发电厂成为德国第一家恢复供电的煤电企业,8月29日海登煤电厂将重新启动,还有数家德国煤电厂在未来几周也将重新启动,以应对来自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下降。

作为世界第一大煤炭消费国,煤炭在我国能源供应保障和安全中,具有无可挑战的地位。2022年6月15日,在迎峰度夏能源保供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指出,煤炭是我国能源安全的“压舱石”,要充分发挥煤炭的兜底保障作用,确保用电安全。今天夏天,面对我国局部地区的罕见高温和严重干旱导致的水力发电不足,煤炭和燃煤发电在我国能源及电力保障中的作用,得到了更加充分的彰显。

(二)一定时期内总量上消除并取代煤炭存在着无法逾越的困难

自工业革命以来,由于资源禀赋等多方面的原因,人类社会的能源消费由三大化石能源和水电、核能、可再生等构成,其中三大化石能源的消费总量都是十分的庞大,短时间内无论是用另一种化石能源或可再生能源替代,都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工作。

从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上看,2021年,世界煤炭消费总量为160.1艾焦尔,在绝对数量上仅略少于石油。如果用化石能源替代煤炭,2021年的世界石油消费必须再增加86.91%,即在2021年8987.7万桶/天的世界石油产量的基础上,再增加7811.21万桶/天,世界石油总产量每天将超过1.68亿桶;或2021年的世界天然气消费必须再增加1.1倍,即在2021年4.03万亿立方米的世界天然气产量基础上,再增加4.43万亿立方米,世界天然气总产量将超过8.46万亿立方米。如果用可再生能源替代煤炭,2021年的世界可再生能源消费必须再增加4倍。

从发电用能源上来看,2021年,全球来源于燃煤的发电总量为10244太瓦时,如果用可再生能源完全替代燃煤发电,2021年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总量必须再增加2.8倍。

2022年7月11日,21世纪可再生能源政策网络(REN21)发布《2022年全球可再生能源状况报告》(RENEWABLES 2022 GLOBAL STATUS REPORT, GSR),这份报告的结论是:尽管可再生能源再一次取得了创纪录的增长,但能源转型并未发生。报告指出,可再生能源占世界最终能源消费比重仍然停滞不前,从2009年的8.7% 微升至2019年的11.7%,全球能源系统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并未发生;电力部门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314.5吉瓦,比2020年增长17%)和发电量(7793太瓦时)全部为创纪录的增长,但仍然无法满足6%的总体用电量增长,电力部门缺乏进展令人担忧,因为该部门占全球能源消耗近三分之一;供暖和制冷方面,可再生能源在最终能源消费中的份额从2009年的8.9%上升到2019年的11.2%;交通运输部门,可再生能源份额从2009年的2.4%上升到2019 年的3.7%。这份报告认为,2021年强劲的经济反弹,全球GDP增长5.9%,导致最终能源消费增长4%,抵消了可再生能源的增长。

(三)中印两国决定着煤炭未来相当长时间的不可替代

全球煤炭消费,高度集中在极少数几个国家。2021年,我国消费的煤炭数量为86.17艾焦尔,占世界煤炭消费总量的53.8%,我国不仅是世界第一煤炭消费大国,而且世界煤炭消费总量的一半以上,来源于我们。同年,印度的煤炭消费为20.09艾焦尔,世界第二,占世界煤炭消费总量的12.5%。中印两国合计,2021年煤炭消费总量为106.26艾焦尔,占世界的66.3%,这就是说,世界煤炭消费的三分之二以上,来源我国和印度两个国家。

除总量之外,2021年,世界煤炭消费增加了9.03艾焦尔,其中我国增加了3.79艾焦尔,印度增加了2.69艾焦尔,合计为6.48艾焦尔,即这一年世界煤炭消费增量中的71.76%来自我国和印度。

从2009年超越美国之后,我国就是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2021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为157.65艾焦尔,占世界的26.5%,也就是说,世界能源消费总量超过四分之一,来源于我国一个国家。在2021年我国的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煤炭占比54.66%,超过半数以上,位居第一;位居第二和第三的石油、天然气,分别仅占比19.41%和8.65%,合计只有28.06%,也就是说,从绝对数量上来看,我国消费的煤炭是石油和天然气的近两倍。从增量上来看,2021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增加了10.07艾焦尔,其中煤炭消费增加了3.79艾焦尔,占一次能源消费增加量的37.64%,超过三分之一以上,是所有能源来源中增加最多的。

2009年超越日本,印度成为世界第四大能源消费国;2015年超越俄罗斯之后至今,印度是世界第三大能源消费国,排名我国和美国之后。2021年,印度的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为35.43艾焦尔,占世界的6%。在印度的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煤炭占比56.7%,位居第一,也同我国一样,印度一次能源消费的半数以上依赖煤炭,而且比重高于我国;位居第二和第三的石油、天然气,分别占比26.56%和6.32%,合计占比32.88%,高于我国,但从绝对数量上来看,印度消费的煤炭是石油和天然气的1.7倍,比我国略低。从增量上来看,2021年,印度一次能源消费增加了3.24艾焦尔,其中煤炭消费增加了2.69艾焦尔,占一次能源消费增加量的83.02%,大大高于我国,也就是说,这一年里印度能源消费增加量中80%以上依靠煤炭。

在发电用能源方面,我国和印度对煤炭的依赖就更加明显。2021年,煤炭占我国发电用能源的62.56%,占印度发电用能源的比重更高,为74.13%。更为严重的是,2021年,印度发电增量中的95.91%是燃煤发电,我国发电增量中的54.99%也是燃煤发电。这说明,当前我国和印度两个国家,无论是发电用能源来源或是发电增量,都严重依赖燃煤发电,其中印度对煤炭的依赖,比我国更高。

图片

阅读2022年7月28日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有关煤炭更新报告和新闻稿,使我们想起了一年多前国际能源署发布的另一份报告,2021年5月18日国际能源署称之为其“历史上最重要和最具挑战性的”报告,即《2050年净零排放:全球能源系统路线图》。国际能源署提出,为实现2050年净零排放的目标,没有必要投资新的化石燃料供应,除了2021年已经承诺的项目,没有必要批准新的油气田开发,也不需要新的煤矿或矿井扩建。国际能源署预测,2020年到2050年,全球煤炭消费年均将下降7%,2050年全球煤炭需求将下降90%,煤炭消费总量将下降到6亿吨标准煤以下,仅占全球能源总使用量的1%。2021年5月18日的这份报告发表后不久,我们陆续撰写并刊发了四篇文章,分析并评价了国际能源署的有关观点,并在2021年7月22日撰写并刊发了《冷冰的统计数字呼吁的是冷静和理性》一文,从读英国石油公司2021年版的《世界能源统计评论》出发,谈了我们对全球能源转型艰难的认识。更早的,是在2019年8月8日,我们撰写并刊发了《新能源热中的冷思考》,较为系统地谈了对包括风、光和氢等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的认识,该文并作为拙著《石油的谜思》第一篇文章。今天,对比一年多时间里国际能源署的两份报告,更加坚定了我们的认识,我们的结论仍然是:

对当今世界能源形势的认识需要冷静,人类社会仍然能源贫困仍需大力发展,风光氢等可再生和新能源只是积极有益的探索,新能源与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等旧能源更多的是互补而不是替代的关系,人类未来理想的能源形式仍然未知,全球能源转型需要理性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当前和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人类社会仍然需要并且离不开化石能源,包括煤炭!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汇艾资产公司无关。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微信删除。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