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中国经济未来走势呈现W型

高善文   2020-05-08 本文章20阅读
01


5月1日晚,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委员、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做客第14期浦山讲坛,带来他对一季度经济数据的观察与分析。

总结来看,高博在这次演讲中主要分享了三类数据层面的观察,并分别对应三个核心结论:


1、疫情期间,经济产出总量和总体价格水平的数据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对比:新冠疫情对产出的影响是金融海啸时期的两倍到四倍,但对总体价格水平的影响却只有金融海啸的20%左右。

这一结论的政策含义是,总供应受到的扰动是经济数据变化中极其重要的一个方面,它仅略小于总需求冲击。在全面解除对总供应的封锁之前,单向刺激总需求可能无法达到很好的预期效果,反而很容易造成通货膨胀;相反,在保证疫情控制的情况下,逐步放开对供应活动的限制,经济自然会向上反弹。因此,政策需要平衡地考虑总需求和总供应的变化,以及两者之间缺口的大小及其动态演化,避免过度依赖总需求管理。

2、疫情期间,不仅线下消费活动经历了非常大幅度的下降,线上消费活动(例如可选领域的服装、日用品等)的下降幅度也很大。这显示了在冲击面前消费者行为的复杂性。

大体来说,包括消费者、企业和政府都经历了或正在经历着恐慌、适应和预期调整三种过程,这驱动了其行为变化,及近期的数据起伏模式。

公平地说,即使经济活动完全正常化,在疫情风险彻底解除之前,我们也难以完全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活跃程度。但与疫情共存的最优状态跟我们目前的状态相比,可能仍有比较远的距离,所以我们仍需要、并正在向这个方向缓慢调整。

3、观察一季度CPI中的家庭服务及加工维修服务价格,会发现其下降幅度和金融海啸时期一样。也就是说,以金融海啸为参照,在家庭服务及加工维修服务领域,价格下降的相对幅度是总体价格水平下降幅度的五倍。

这一现象说明,低端劳动力市场(还可扩展到部分行业及中小企业)在疫情中受到了额外大的需求冲击。

更一般地说,部分行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以及低收入人群在疫情期间受到了显著更大的冲击,需要通过转移支付等方式对其进行救助。尽管这不能最大程度地刺激短期需求,但社会对这些受损群体负有救助责任。

同时,这些受损行业和企业持有大量的社会资本存量,比如客户关系网、管理技能、品牌等,转移支付有助于维持这些有效的社会资本存量,稳定就业,并帮助经济在疫情结束后快速恢复。

相对于基建活动,这既可以最大程度地维持和促进资本存量的增长,又不扭曲资源配置,还是灵活可逆的,具有许多优势。

02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日前表示,在经济完全回到正常运行前,刺激政策需要平衡对待总供给和总需求。单纯刺激总需求可能不会起到特别好的效果,且容易带来通货膨胀的后果。

高善文周五在作客“浦山讲坛”时指出,对比新冠疫情和2008年金融危机后可以发现,本次疫情造成的经济总量和生产产出的下降是金融危机时的数倍,但从市场价格的变动来看,疫情造成的下跌仅仅只有金融危机的五分之一。这一现象揭示,在刺激经济恢复时,要注意平衡对待总需求和总供给。

微信图片_20200508161843.jpg

从上图可以看出,本次疫情所导致的GDP和工业增加值下降要比金融危机猛烈得多;但生产价格指数(PPI)和核心消费价格指数(非食品CPI)的下跌相较金融危机来说却非常温和。

“这是因为,疫情同时扰动了需求和供给,所以供求的匹配缺口并不大,因此对价格的影响也较小,仅仅出现了温和的下降。”高善文说,由此带来的政策含义是,在疫情导致的经济活动封锁全面解除之前,单纯刺激总需求在经济增长层面作用有限,但是价格上升会有很大压力。

其次,高善文提出的第二个观察维度是,疫情期间人们线下消费骤减的同时,线上消费也大幅度锐减,这表明消费者具有普遍的恐慌心理。但是从长期来看,中高端消费者和低端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会出现分化,要格外关注低端消费者的动态。

“疫情发生以后,消费者行为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恐慌,人们的决策能力迅速下降,消费的物品仅限于食物等生活必需品;第二阶段是人们逐渐意识到一些过分的防控行为是不必要的,一部分感染风险小的交易行为开始恢复;第三个阶段是人们开始考虑疫情对于长期收入的影响,进而调整当下的消费行动。”他说。

高善文指出,考虑到疫情对长期收入的影响,中高端和低端消费者行为将有明显不同。中高端消费者普遍拥有金融资产、良好的信誉和储蓄,而低收入群体往往缺少金融资产,甚至可能还有负债,因此面对现金流的约束,他们会被迫削减消费开支,从总量层面也会导致经济下降的紧缩影响。


微信图片_20200508161851.jpg
高善文特别提到CPI中的家庭服务及加工维修服务价格。他指出,该指标反映的是低端劳动力所主导的服务领域的价格变化,其变动与低端劳动力工资紧密对应。从上图可以看出,疫情期间,家庭服务及加工维修服务价格的降幅与金融危机时期一致。而由于本次疫情导致的CPI跌幅约为金融危机时期的20%,说明该领域下跌幅度其实5倍于一般领域的价格下跌。

“这说明在低端劳动力市场,劳动力需求的下降非常大,低端劳动力人群受到了更大的收入冲击。”他指出,收入的冲击很快会转化为消费下降,从而造成经济的次生伤害。

由此,高善文引发了第三个维度的思考,即提高对管理低收入人群冲击压力的重视,要给予低收入人群一定程度的收入支持。

“给予收入支持,被认为是刺激需求的措施。我认为它不是最有效的,但却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它最重要的价值是人文关怀。”他表示。

“在遭遇如此大的不正常冲击和在如此异常的生活环境下,政府有必要承担对弱势群体的救助责任,同时也能够防止总需求的继续下降。所以,这个举措又是一定要做的。”高善文说。


一键咨询